落言小说网 > 该死,我和总统结婚了! > 第226章 祁大魔王,你骄傲又尊贵的节操呢
    白色的衬衫瞬间变透明,隐约透出棱角分明的肌肉,胸前还露了点,格外诱惑。

    沈倾儿看得热血沸腾,小脸骤然升温,赶紧瞥开眼睛看向别处,小声说:“都要离婚了,请你不要、唔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男人忽然低下头,狠狠地噙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眼看情势就要彻底失控,男人忽然附在她耳边,出沙哑迷人的嗓音,“你想离婚,除非我死,否则休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伸手撕开了女孩湿透的衣物。

    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他宁愿现在就死在她的怀里,也要跟她尽情欢爱一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倾儿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,卧室里没有开灯,床上只有她一个人,以及满室旖旎的气息。

    猛地坐起来,侧过身子去将床头灯打开,快扫描了一圈偌大的卧室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,他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仿佛刚才的狂欢只是她一个人的派对,如梦似幻,梦醒后一切回归平静,但她分明感受到身体各处传来的不适。

    尤其是双腿之间的酸痛,提醒着她,那里有他来过的证据,并不是一场梦,而是真实生过的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这样回应他?

    这样是不对的,都要离婚了,怎么还可以行夫妻之实?

    沈倾儿曲起双腿,把脸埋进膝盖之间,心情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这时候,浴室的门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祁御尧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,走到床边,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沈倾儿缓缓抬起头,无意间对上了男人温柔的视线,心没来由一颤,仿佛最开始心动的感觉,竟让她无从逃避。

    晃神之间,又猛地反应过来,急忙把眼睛撇开。

    看到她拒绝的眼神,祁御尧心底很受伤,但还是强装镇定,温柔地将她拥进怀里,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刚刚累坏你了,先把衣服穿起来,我带你下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女孩忽然抬手握住了他的一只大手,急道:“韩老师的事情、”

    “他没出事,不用我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要我求你出面把他捞出来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祁御尧也想问她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沈倾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抬手猛拍一巴掌自己的猪脑袋,“我知道了,韩老师又坑了我!”

    祁御尧轻轻地把她的小手拉下来,一脸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沈倾儿红着脸,眸底透着窘迫,“你想笑就笑吧,反正我已经习惯被你们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倾儿,我不笑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在心里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就有……”

    祁御尧见她脸色阴郁,干脆从了她,点头说:“好,我有。”

    沈倾儿猛地抬头,没好气地说:“我才没心情跟你开玩笑,你们都坏透了,就知道坑我,我有那么好骗吗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结婚是我不对,你也骗走了我的心,我们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还能说点什么呢?

    祁御尧温柔地搂着她的身子,低声哀求,“倾儿,哪怕你对我还有一点心动,不要离婚,我不贪心,一点就够我用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种又撩又哀求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祁大魔王,你骄傲又尊贵的节操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