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言小说网 > 该死,我和总统结婚了! > 第506章 不用查也知道是谁做的
    靳言东失笑,“不过是个智障儿,扔不掉,打不得,只能哄,我先失陪。”

    不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身走了,往檀忆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沈倾儿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迟迟没有把目光收回。

    祁御尧沉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这个檀三小姐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怪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种直觉,我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想了,我们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檀忆被秦盛关进房间后,突然整个人姿势古怪的跪在了地上,双手拼了命的去抚碰自己的后背,但怎么也够不到她想抓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皱着眉,脸色苍白如纸,嘴唇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明早她被送回去了,今晚就是她逃走的最后一次机会,她不能在这个地方倒下来。

    不行,这点痛不算什么,忍了那么多年,就差这一天,她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逃跑计划,檀忆死咬着牙关,逼自己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可以忍过去,下一秒,身体失控地倒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在她的后背上,忽然变湿了,染上了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靳言东很快进来,看到她倒在血泊里,心几乎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他骂了声,走过去将女孩抱了起来,转身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檀忆被送进了一家陌生的医院。

    醒来时,她很慌,因为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,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病号服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,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病人的身体里一共取出了125根针,几乎全身都是,幸好这些针对她的身体没有造成伤害,但这些针扎在肉里会很痛。另外,她后背的伤口应该是被钉子之类的东西扎进去的,这个伤口很新,应该是昨天伤的,我们已经为她处理好了伤口,只要好好休息,很快就可以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靳言东黑着脸,一语不。

    医生心里有些胆怯,“靳少,如果没什么事,我先回去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待医生走开,秦盛马上说:“靳少,这件事要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也知道是谁做的,把这家医院封锁起来,别让人知道她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盛点头。

    靳言东推门走进病房,远远看到她安详的躺在床上,脸上苍白无色,宛如凋零的白玫瑰。

    他的心没来由一紧,提步走到她面前,在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看着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红点,那是被针扎过的地方,无法想象她背负了那么重的痛苦,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的坐在他面前,跟他抢肉吃。

    “小白痴,你跟我过来,是不是想要我帮你教训那些欺负你的人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她的目的,只是她不知道怎么表达,谁让她的智商只有八岁。

    靳言东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,沉声道:“等你好了,我带你回家,以后有我在,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檀忆的眉头,忽然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–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祁御尧临时有事,跟郝帅出去了,说可能要半夜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沈倾儿心里担忧,但问了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叫她别担心。

    沈倾儿怎么可能不担心,担心的睡不着觉,独自一人留在房间里,拿着手机刷了半天微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