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言小说网 > 该死,我和总统结婚了! > 第546章 唯一一个想要和她长相厮守的女人
    沈倾儿方才开口:“在认识祁先生之外,我自卑,软弱,被家暴了十几年,最后遭到前男友的背叛,差点被他强丨暴,是祁先生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,给了我新的希望,我很感激他,也很爱他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,跟他在一起是为了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无数次想跟他离婚,但是祁先生不同意,他愿意给我机会让我跟上他的脚步,我也努力了,写了无数文章,得到很多人的认可,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跨不过您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您硬要祁先生跟我离婚,我还是会再争取一遍,如果到最后我们的爱情比不过他对您的孝心,我不会让他难堪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,泪水在眼眶打转,但似乎不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祁老先生,这就是我的立场,不管你是信我,还是信祁月瑶的恶人先告状,我不会再出现在您面前,再见。”说完,转身走人,头也没回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走廊上,祁御尧还在尽头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远远地看了他一言难尽,不打算再说什么,转身走去楼梯口。

    祁御尧见状,匆匆地挂了电话,加快脚步追上她的身影,伸手将她拉住,“倾儿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沈倾儿抬头看他,不冷不热地说:“我把该说的话都跟爷爷说了,你去照顾爷爷吧,他应该不太想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倾儿,抱歉。”祁御尧低声道歉。

    沈倾儿微笑,“祁先生,不用跟我道歉,去看看爷爷吧,说不定你能说服他。”

    祁御尧轻轻颔,“你先回去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倾儿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,这些事太过复杂,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一个人身上是不可理喻,还是让他去解决吧,她已经尽力了。

    把妻子送上车后,祁御尧才回到医院里,走回到病房中。

    祁老爷子眼睛凝视着他,等他坐下来才开口:“御尧,给我评价一下沈倾儿。”

    祁御尧颔,“倾儿只是所有软弱却依然为梦想努力奋斗的子民中的一个缩影,但她和那些人又有所不同,她是我的妻子,是我唯一一个想要和她长相厮守的女人,我爱她。”

    祁老爷子静默了片刻,道:“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祁御尧冷眸微凝,极力克制着某种情绪,沉声道:“我和倾儿失去了第一个孩子,这件事对倾儿打击很大,我很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祁老爷子没有接话,但眼中却颇有遗憾。

    祁御尧又说:“月瑶坐十年牢不止是害死了我们的孩子,她企图畏罪潜逃,驾车把人撞到终生残疾,还拒不认罪,法官判她十年,并不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祁老爷子总算变了脸色,“你是说,月瑶骗了我?”

    祁御尧反问:“月瑶是不是跟你说,倾儿有个强丨奸丨犯前男友?还说她名声不好这种话?”

    祁老爷子顿时语噎。

    祁御尧早猜到了这些,面无表情道:“倾儿遭到前男友背叛,还险些失身,是我将这个暴徒送入监狱,月瑶却把倾儿的不幸拿来乱说话,爷爷,我希望你能理性分析这些事。”